网站首页 集团概况 新闻中心 产业产品 史海钩沉 文苑撷英 艺术长廊 影像淮矿 淮矿微博 联系我们
 当前位置: 文化长廊 > 文苑撷英 浏览正文
 
【散文两章】芫荽香 作者:顾正龙
 时间:2017年12月11日15:46:38 来源:淮南矿业网 编辑:胡娜
 
芫荽香

    芫荽是香菜的学名,在老家这个地方,基本上是作为作料出现。街头巷尾的牛肉汤、肉丝面、圆子汤,或者寒冬时节吃火锅,总不忘陪着葱花撒上一些,既提了味,又用一种恒久的绿,哪怕只是一抹,愉悦了味觉和视觉。

    人,对于一些东西的认知和接受是会改变的。譬如我,幼时,顶不喜欢吃芫荽,总觉得它的味道太冲,而父亲和母亲却都十分爱吃,母亲还特意在屋后的菜地另外开垦了一分地,专种芫荽。

    芫荽耐寒性强,从中秋时节一直到寒冬腊月,都能培植出来,这是很多菜无法比拟的。天寒地冻的数九寒天,除了乌白菜,几乎就没有什么其它的新鲜蔬菜可食了,那在寒风中瑟瑟抖动着的芫荽便显得蓬勃而生动起来。那时寒冬,每日餐桌上都少不了烧上一锅汤,无论荤素,父亲总不忘往汤里撒入些芫荽,有时干脆一整棵地用筷子浸在热气腾腾的汤里,又迅速地捞起来,以免烫得太熟,入口的嚼劲就差了许多。

    芫荽的味重,母亲每每择洗干净后,不仅她的手上会沾有淡淡的气味,整间厨房里都是芫荽菜的味道。上高一的那年寒假,父亲特意在汤里撒满了芫荽,看我有些嫌弃的表情,父亲顿时板起了脸,说:男子汉不要扭扭捏捏的,我一个庄稼汉,大老粗都吃得,你怎么就吃不得呢?母亲看看父亲,意思是别强迫孩子了。我被父亲鄙夷的眼神激将起来,用筷子夹了一根,缓缓地放入嘴里,因为芫荽上沾了些辣椒,有些辣乎乎的,齿唇间溢满了清气——可是并不是很难吃。如此反复几次后,也能接受芫荽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赶上三个孩子开春要交学费时,母亲提前种了五分地的芫荽。大寒刚过,天公不作美,下了鹅毛大雪。可是集市上卖牛肉汤的平大叔已经提前打了招呼,要第二天一早送些芫荽去,母亲一口答应了,因为这个时节还可以卖个好价钱。我有些不情愿地跟在母亲后面,提着挖芫荽的小铁铲子走在发出“咯吱咯吱”声响的厚雪上。母亲见我的表情,娓娓说道:孩子,讨生活本来就不容易,况且我已经答应了人家。就是扒雪窝子再辛苦,咱也得干呀。那个下午,我和母亲在地里忙碌了两个多小时,厚到膝盖的雪被我们不断地铲起来,再甩到泥泞的路边。我和母亲的胶鞋深深地陷进泥窝里,一次次地往上拔,到后来,整条腿都酸胀起来。汗涌出来,又被寒风吹了回去。衣服上、头发上都是细碎的雪屑。

    回到家,母亲要我接上一大盆的水来,她又一棵棵地将沾满污泥的芫荽洗干净,再整齐地码放到荆条框里。第二天一早,父亲推着自行车送到了街上。平大叔见送去的芫荽既干净又新鲜,当即表示我家的芫荽全要了。半亩地的芫荽由此全部卖给了平大叔。

    青绿的芫荽受冻后,成了好看的紫红色,母亲又会为家人作凉拌芫荽。将洗干净的芫荽切碎,均匀地浇些小磨麻油,淡然的清气,悠悠的香味,伴着浓浓的爱,细细品味来,美味悠长。

亲切的萝卜

    无论是读小学包括读初中,到了冬季,萝卜都是主食。每每上学、放学经过自己的萝卜地里,拔一个在水里洗干净后,边吃边走。到了吃饭点,要么拌上个萝卜丝,或者干脆就生萝卜咽馒头,也觉得美味。

    那时的乡下,几乎家家都挖有地窖,那是乡下人储存芋头及萝卜最常见的方法,防冻又保鲜。一个挖好的深一米二三、宽五六十公分的“小房子”,住着红萝卜、青萝卜和胡萝卜。地窖里环境温湿,萝卜们荟萃一堂,表皮沾上了点点水滴……红萝卜做汤,青萝卜凉拌,胡萝卜熬粥,巧手的母亲居然可以将每一道萝卜都能做得鲜美可口。
     
    到区中学读高一时,因为离家远,就住在学校宿舍,一日三餐基本都是吃学校的食堂。头戴着大白帽子的师傅拿着铁锨站在锅台上挥动手臂用力在炒菜,到了就餐时间,装在铁桶里摆放在窗口。菜的品种,基本保持“老三样”:萝卜、白菜、冬瓜,有时变换成萝卜、土豆、粉丝,但萝卜是必有的。

    正是长身体、用脑子的时候,天天吃着漂汤的萝卜,即便是再好吃的东西,也保证能吃得反胃。那时候,一周回家一次,能改善一次生活。冬吃萝卜,基本上也是萝卜当家。但毕竟是自家的小灶,母亲会做得精细一些,萝卜里加上五花肉,入味又解馋,一块一口吃下去,嗓子眼里都是暖暖的。

    上大学了,仍然和萝卜结缘,几乎每天的菜品中都有萝卜,要么是肉烧萝卜,要么是清炒萝卜丝,出奇的辣。由于不能吃辣,我便经常打肉烧萝卜这道菜。一个长方形的铁盒子里装满了萝卜,上面覆盖着一层肥肉,打菜的师傅一勺子下去,打到饭缸里的却没有几片肉,又就特别佩服起他的手法来。后来宿舍一个同学搬到外面住了,我和另外一个同学买了一斤五花肉,四个萝卜,到他那里做了一顿肉烧萝卜。该放的作料都放了。萝卜炖得特别烂,肉也很入味。那天,我们每人都吃了两碗米饭,室友吃完后拍拍肚子说:青萝卜,红萝卜,炖上肉,好朋友——虽然现编的顺口溜不太押韵,但那一餐关于萝卜的记忆至今铭记。

    前几日在网上看到齐白石的一幅素描萝卜图。画中,寥寥几笔就勾勒出一个脆鲜水灵的萝卜来,令人叫绝。在他的笔下,萝卜成了清新寡欲的象征。“画风即人品”,难怪白石老人一生淡泊名利,不慕虚华。如今的生活,每天变着花样吃,很多东西都吃不出原来的味道了。但对于萝卜,我是偏爱的。每每闲暇时,洗一盘萝卜,切段,蘸酱,放进嘴里,微辣、清口,让人嚼得那叫一个爽。
地址:中国·安徽·淮南 邮箱:hnmine@163.com
版权所有:淮南矿业集团 未经许可禁止非法拷贝或镜象 主办:淮南矿业集团党委宣传部
技术支持:人民网安徽频道 淮南矿业信息管理服务中心
首届安徽省文明网站 第二届安徽省文明网站
备案/许可证号:皖ICP备06003131
皖网宣备110014号
淮南市淫秽色情及低俗信息举报电话 0554-6646500
淮南矿业网不良信息举报电话 0554-7625020 举报邮箱:hnmine@163.com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